[张秀荣] 17年精心照料被丢弃的病残女童
 
添加时间:$$时间$$ 身边好人 阅读:515 来源:驻马店文明网
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秀荣: 17年精心照料被丢弃的病残女童
 
 
 
 
 
张秀荣,女,66岁,河南省平舆县郭楼镇高平寺村退休教师。
张秀荣于1998年3月的一个深夜在大门外的雪地里发现一个被丢弃的女童。张秀荣二话不说,赶紧抱她回家。经检查这个孩子是个脑瘫患儿。17年来,张秀荣为了小女孩治病,她和丈夫先后去郑州、驻马店、周口等地的多家治疗脑瘫患儿的医院求治,花光了一个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所有的积蓄。在张秀荣的积极治疗和精心照料下,如今的小女孩已经能抓拿东西、能自己坐立、能简单地说话交流了。
 
雪夜里,门外响起忽高忽低的啼哭声
 
1998年3月3日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当时47岁的张秀荣一家人一起住在她的丈夫王祥经营的农机修配门市部里。门市部位于原郭楼镇粮管所附近,紧挨驻(驻马店)新(新蔡)公路。凌晨4点左右,睡意正浓的张秀荣隐隐约约地听见外面有忽高忽低的啼哭声。她睡意顿消,迅速穿衣下床,操起手电筒,打开房门,顺着哭声找寻。只见在离门市部不远处的茫茫雪地里,孤零零地立着一个破旧的柳条筐,筐里垫了薄薄一层麦秸,一个大约一岁多、裹着一床被单的女童躺在里面,女童脸色乌紫,嗷嗷直哭,露出被单的衣服上已结冰。细心的张秀蓉还发现,女童的屁股上竟然还烂了一大块肉。天性善良的张秀荣一下子怔住了!她顿时也明白了,自己眼前的这个女童,显然是被狠心的父母丢弃的。“真是作孽呀!” 张秀荣没有丝毫犹豫,从柳条筐里小心翼翼地抱起女童拥入怀中。她赶紧回到店里,一边叫醒丈夫王祥去请医生,一边把女童放进被窝里暖起来,然后烧些盐水为女童清洗烂肉……
此后的十几天里,为这个遭人遗弃的女童擦洗身体、清洗烂肉、拿药打针,几乎成了张秀荣生活的全部。当时还在村小学担任代课老师的她,不得不向校方请了长假。或许连张秀荣自己当初也没有想到,她和这个不幸女童形影不离的日子才算刚刚开始。
在张秀荣连日精心呵护下,女童屁股上的烂肉全部愈合,脸蛋也日渐红润起来的时候,可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一天深夜,女童突然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。张秀荣凭着自己掌握的一点医学知识判断,女童患有癫痫病,她情急之下,急掐女童的人中,片刻后女童终于平静下来。
17年,张秀荣不离不弃细心照顾脑瘫女童
 
张秀荣决定带小女孩到大医院好好检查检查,她带着女童来到郑州市管城医院,经过医生诊断,女童患有先天性脑瘫。医生明确告诉张秀蓉,孩子患上这种病,治疗效果微乎其微!这可该咋办?一向要强的张秀荣一下子没有了主张——放弃治疗吧,她一万个不忍心,孩子没爹没妈已经够可怜的了,既然自己已经把孩子从死神手中夺回来了,说啥也不能弃而不管;而如果坚持治疗,效果如何暂且不说,要紧的是各项开销也实非张秀蓉这样的家庭可以承受。作为代课老师的张秀荣,月工资当时不足250元,丈夫开的门市部生意一直不太好做,又面临着拆迁;两个分别在高中、中专读书的孩子正需要用钱,还有已近80岁的公婆需要照顾,全家还有10余亩责任田……周围的乡邻劝张秀荣,女童又傻又残的,又不是你亲生的,再说你也一把年纪了,家庭负担又重,哪里还拖累得起,就别恁“死心眼”,丢了这个 “累赘”算了。可不管大伙儿咋劝,张秀荣却总是含泪摇头说:“孩子再有毛病,也是一条命呀,我豁出去也得让她活下来!”。
她为女童起了个意味深长的名字:“王托”。 自从家中有了王托,张秀荣的日子变得异乎寻常的紧张、艰辛,充实而又漫长。每天上完课后,张秀荣便匆忙赶回家照顾王托。做好饭,张秀蓉总是先盛一碗喂王托吃第一口,王托吃完了,她才满意地为自己盛上一碗;王托大小便失禁,张秀荣每天为王托换洗的衣服不下五、六件。到了夜晚,张秀荣批改完作业,就开始为王托按摩,直到腰酸腿疼得受不了为止;睡觉时,张秀荣坚持和王托睡在一起,以防意外。日子久了,王托养成了一个习惯,晚上睡觉时一旦看不到母亲张秀荣的身影,原本安安静静的她就会嗷嗷叫着以示“抗议”。
在为王托寻医问药的漫漫旅途上,张秀荣一听说啥药好使,不管多贵,她都买给王托吃;而为节省旅途费用,她常常睡在车站的候车室里,一张烧饼一根葱便是她的一顿 “ 美食”。最让她感到累的、苦的,还不是这些,而是每一次相同的残酷结论:脑瘫,难以治愈……满怀欣喜而去,却总是拖着沉重的步伐而回,成了张秀荣数年来为王托寻医问药路上不变的轮回。
王托病情的日渐好转和各方面的关切鼓励让张秀荣感到无限欣慰,更坚定了她为孩子求医的信心和决心。只要听说哪家医院治疗脑瘫,不管路有多远,张秀荣就利用农闲和假期带着王托前去看病。几年间,她先后十几次奔走于北京、郑州、开封、驻马店、周口等地的医院,花光了家中全部5万多元的积蓄。丈夫王祥兼打零工,尽量多挣些钱用在王托身上;一双儿女先后毕业在外打工,挣到钱后也纷纷寄回家,叮嘱爸妈为可怜的妹妹治病。
除了从医院拿药,张秀荣一有时间就收集、钻研医学书籍,渐渐掌握了许多药理知识。她在床头特意放着一个装满药的纸盒,每种药的药性、用法、用量,她都一一牢牢记在心中。同时,通过日复一日的细心观察,她还慢慢准确掌握了王托的一系列的肢体语言:躬腰,表明她肚子疼;如果头往下低、眼皮往上撩,可能是感冒了;如果“哇哇”直叫,意味着又要抽风了…… 
 
你是最棒的!女孩的每一点进步都让张秀荣兴奋不已
 
在张秀荣坚持不懈的精心照料下,奇迹发生了。2000年春节刚过,一直只能躺在床上,四肢僵硬、身体瘦弱、常流口水、屡犯癫痫病的王托,口水不流了,癫痫病也只是偶尔发作一次,而且右手开始能够扬起抓拿东西,还逐渐学会了自己坐立。这给张秀荣一家和周围的人们带来很大的惊喜。
2001年早春,正在为王托穿衣的张秀荣突然听到两声憨沌的声音:“妈-妈-”、“爸-爸-”,分明是王托的声音!张秀荣惊呆了!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、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,直到确信无疑时,张秀荣已是喜得泪流满面……
如今,当年的“小托托”也已长成了大姑娘。“托托”除了依然不能站立外,已经能够听懂家人说话,并能叫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了。为照顾“托托”,她甚至连孙子都很少照顾,为此,媳妇、儿子起初意见很大,但后来渐渐理解了她,他们对母亲的做法也十分感动。
现在,已是花甲之年的张秀蓉虽说已退休了,生活的负担相对轻了,用她的话说,可以专心照料王托了,可毕竟年龄也大了!由于常年把着王托大小便、抱着王托坐轮椅、为王托按摩,张秀荣患上了类风湿。每天背来抱去已经50多公斤体重的王托,对张秀荣来说也是一种考验。而这位满头白发,慈祥而伟大的母亲却依然痴心不改:她相信王托的病一定能治好——在她的眼中,她此生再也放不下、离不开的小王托,是最棒的!